首页-新闻频道-电视频道-画报频道-专题报道-地方频道-政务频道-科普频道-文化频道-微博

杨伦:让生命燃烧成炽热的火焰

时间:2013-06-27来源:楚天消防网作者:楚天消防点击:

    杨伦,男,汉族,辽宁锦州人,1985年6月出生,2003年12月入伍,中共党员,上士,现任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公安消防支队特勤中队中队长助理。曾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4次,市公安局三等功2次,3次被总队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士兵标兵”,8次被支队评为“优秀士兵”,2010年6月被双鸭山团市委评为“杰出青年岗位能手”,2010年10月被双鸭山市政府授予“煤城消防卫士”荣誉称号,2011年5月被共青团双鸭山市委评为“十大优秀青年”,2012年被共青团黑龙江省委评为“黑龙江省新长征突击手”,2011年、2012年连续两年被双鸭山市公安局评为“十佳优秀人民警察”,2013年3月被中共双鸭山市委员会授予“消防卫士”荣誉称号。

 

让生命燃烧成炽热的火焰

——记“最美消防员”杨伦

关长安

    我在公安消防部队工作11年,在总队政治部宣传岗位上工作了8年,这8年的时间,是我见证了一支队伍英雄群体更加丰满、成熟的8年,也是我走进每一个英模生命里体味他们内心五味杂陈的8年。成功所得到的,是光鲜的荣誉、耀眼的光环,军人的胸前被沉甸甸的军功章所缀满,这应该是每一名崇尚荣誉的军人所不懈努力和追求的,更是包括我在内的人所一直向往的。然而这背后,还有多少所不为人知的东西呢?就像我们的双眼所能见到的白昼与夜晚,荣誉和成功就是阳光照耀下的白昼,夜晚来临,在我们沉睡的时候,我们之外的世界又发生了一些什么?

    是的,我们沉睡之际,有人在黑夜里燃烧自己,照耀着无尽的黑暗,这些人,其实一直都在我们身边。

    我和杨伦算是有缘分的,2010年深井救援的立功考核是我来的,那次他荣立了个人二等功;2012年集贤县自来水公司坍塌救援的立功考核,也是我来的,那次他荣立了个人一等功——和他长谈时我说,当一次兵,能立个一等功,也值了。

    杨伦比我小8岁,典型的八零后。1985年生人的他脸上满是成熟与坚定,对于这个农村孩子来说,这些都是消防部队给他的。杨伦的老家在辽宁省凌海市的一个农村,与黑龙江消防部队2005年出现的一个一等功臣孙宇是同乡。当兵之前,杨伦在村里当过电工,身边的亲人很多都是当兵出身,杨伦在务工两年之后,当兵到了部队。

    很多人对未来没有明确的把握,杨伦就是。当兵伊始,他并不知道将要去的双鸭山在哪里,只知道那儿比自己的家乡更靠北、更寒冷,也并不十分清楚他所将要从事的消防工作究竟有什么更多的具体内容,在他心里,消防队只是救火的,而且,来到部队的起因也只是来锻炼锻炼,等转业之后能回到地方找个工作,从此脱离农门。

    没想到这一锻炼就是10年,今后还不知道会坚持多少年,按照杨伦的想法,他想在部队里面干一辈子,可部队毕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干到老的地方,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道理谁都懂,任谁都有脱下军装的那一天,说到这些的时候,杨伦有淡淡的忧伤。

    当兵走之前,爸爸教育杨伦要当一个好兵,别给家人丢脸,也别给自己丢脸。爸爸的教导帮助杨伦树立了最初的荣誉观,经历了部队的锻炼,杨伦更成了凡事都要做到最好的消防兵,在军人的心中,没有什么比荣誉更重要。

    新兵杨伦和别人没有什么不同。在农村成长起来的他,只是更多一些淳朴,也更多一些倔强,这两个方面加在一起,让杨伦多了一些执着,不服输。黑龙江的冬天,格外地冷,新兵的训练和生活与往年、与别的地方没有什么不同,杨伦置身在一群新兵蛋子中间,起床、出操、训练、学习、叠豆腐块、练军姿,每天的生活节奏与结构几乎毫无二致,有人在说生活的乏味和枯燥,杨伦却觉得充实,这是一种与过去完全不同的生活状态与生活方式,在固定的模式里面,却有着不同的节奏感。

    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很快结束了。杨伦被分配到了双鸭山市消防支队尖山中队,这个中队后来发展成了特勤中队,杨伦就始终在这个中队里面工作、成长,一直到今天,他在消防部队当兵10年,就是在这一个中队工作了10年。下队后,杨伦还是新兵,但是训练的强度加大了,生活的节奏加快了,练习的项目也增多了。每一项消防兵都熟知的技能,正在潜移默化地加载到杨伦的身上,这些是在消防部队安身立命的本领,如果不过硬,连战场都上不了,更别说打胜仗了。

    回忆起刚下队的景况,杨伦很多的感慨,这个基础倘若没有打好,便没有他今天的成绩。杨伦在同批战友中无论是领悟力还是体能,都不能算是出色的,但是他的韧劲儿却让他最终把在一个起跑线上起跑的其他人甩在了后面。训练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这是队长和班长挂在嘴边的话,也是杨伦记在心里的话。消防部队的活计,没有取巧得来的,只有靠勤学苦练才能够有质的飞跃,谁能够拔得头筹,比的是耐力和付出,比的是流下的汗水。

    成长的路上,总会有插曲难以忘怀。杨伦难忘的是他第一次在火场的表现,这成了他回忆时的笑谈,也成了他刻苦训练、不懈追求的推动力,更是这一个飞扬的青春得以熊熊燃烧的火种。那是2004年的5月份,尖山中队辖区发生了一起草垛火灾,刚刚通过新兵下队训练验收的杨伦兴奋地登上了消防车。之前,他已经无数次在脑海中想象着上火场战斗的情景,那可是消防兵实现自己价值的地方,当兵半年的时间,终于可以一展身手了。可是到了火场,看着十几米高的火焰,听着噼啪燃烧的声音,杨伦却一下子蒙了,平时训练学的东西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左一下右一下地瞎忙活。好在到场的官兵有很多是火场的老手,火很快就被扑灭了,杨伦也耷拉着脑袋和战友们一起回队,来火场时的兴奋荡然无存。谈到这次经历,杨伦笑得很腼腆——有句话,叫做知不足,然后能自反,第一次灭火战斗的表现给杨伦画了个大大的叉,从那以后,他开始更加刻苦地训练,一直到第二年,拿到了支队业务比武竞赛多个项目的第一名。

    杨伦指着身上的伤疤说,得第一挺不容易。

    杨伦在队里努力地工作着。喜报不断地飞到家里,杨伦被评为优秀士兵了,杨伦比武得第一了,杨伦立三等功了,杨伦立二等功了,杨伦立一等功了……家乡的父母为这么优秀的儿子感到高兴,屋子的墙上贴着儿子得来的奖状,来了串门的邻居,妈妈总要拉着人家的手唠上一大段。杨伦当兵10年,妈妈从来没有来双鸭山看过他。农村生活的妈妈不知道千里之外的双鸭山究竟在哪里,她对双鸭山唯一的印象就是儿子当兵之后托人从县上买回来的地图,想儿子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看,用手摸一摸双鸭山的位置,时间长了,双鸭山的位置已经被手指把油彩磨掉,成了一块空白。

    杨伦依然在训练、学习、战斗,拿了第一之后他的目标是保持第一。他越来越多地在战场上展现出了他的本领,也和战友们一起拿到了越来越多的胜利,就像一团无比炽热的火焰,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挺高兴的”,当我问他在灭火救援战斗结束后的感受时,他淡淡地说。随着职能的拓展,社会群众对消防部队的认知度越来越高,依赖程度也越来越高,除了正常的灭火救援之外,帮居民开个被锁住的门、捅个马蜂窝什么的,杨伦都干过,就在我俩聊天的时候,中队还接到了报警去捉蛇。“其实现在回想一下,无论什么样的灾难,保住了应该救出来的人命才算是成功的,可有时候又真的无能为力”,杨伦有些慨叹。那是2007年的6月份,一个在建工地的塔吊倒塌,几十米长的铁架砸到地上,现场极为惨烈,有3名群众直接被配重的水泥板砸在下面,当场就失去了生命。还有一名群众被三根钢筋扎中,其中一根已经贯穿身体,从另一侧伸了出来。杨伦随队到场后,马上和战友们着手开展救援工作,同时,到场的120急救人员给群众输液,以维持其生命。然而,由于塔吊的角铁比较厚,硬度也大,破拆十分困难,战斗进展很缓慢。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杨伦和战友的心情也万分急迫。可这一次,他们的努力没能挽回群众的生命,当群众被解救出来的时候,已经因为伤势过重失去了生命。“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去,永远都不能忘记他求生的眼神,人的生命太脆弱了,我也觉得自己肩头责任重大,在每一次战斗中,我都催促自己,快一点,再快一点,也许现在快的一秒,就会换回别人一条命”。

    杨伦的眼睛望向窗外。

    2013年开春,中央电视台和公安部消防局组织开展了“寻找最美消防员”大型公益活动,杨伦作为黑龙江省消防部队的代表跻身候选人行列。“最美”是这几年尤为流行的一个词汇,这两个字把一个人身上所展现出来的优秀精神概括成了一个行业的优秀面,而最美者,则成了能为这个行业立行代言的人。消防这个词是属于舶来品,意思便是消弭和预防灾害的,初始时灾害似乎专指火灾,这几年的内容得到了实际的扩展,延伸到了包括地震、坍塌、车辆事故等等。灾害的类型越多,越需要消防官兵具备多方面的技能,特别是在当前的条件下,灾害事故越来越复杂,救援难度也越来越大,作为一名特勤消防兵,没有几样看家本领是不行的。杨伦所在的特勤中队装备了许多先进的特勤器材,其中一些器材的说明书还都是“洋字码”,这让本就文化程度不高的杨伦大伤脑筋,可是如果不能娴熟地利用各种工具,全凭个人力量完成灭火救援任务是不可能的,杨伦就查词典、请学校老师翻译,自己摸索使用,每晚睡觉之前在脑子里面再过一遍使用方法,一直到熟练使用所有的器材装备,而这些器材回馈给杨伦的,是大幅度地提高了他的灭火救援战斗效率,帮助他取得一次又一次胜利,荣立一次又一次战功。

    杨伦有几个经典战例为战友们所津津乐道,他在战斗中的表现被大家一致交口称赞,他在挽救群众生命的同时,为自己赢得了荣誉,也实现了一个消防兵的价值。谈起灭火救援战斗,杨伦说那是自己应该做的,“当一次兵,不打仗有什么意思”,可有一次,杨伦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2010年3月29日,初春的双鸭山静静地躺在阳光的怀抱里,虽然大地还没有丝毫的绿意,可和煦的阳光依然照得人心里暖暖的。这一天和过去的一天甚至是许多天一样,杨伦和战友们在中队的训练场上训练着。下午14时13分,刺耳的警铃声响彻训练场的上空——岭东区青山社区居民张振清落入一口废弃旱井中,井底情况不明,需要特勤中队进行救援!杨伦随中队指导员及其他9名战友赶赴现场。坠人的旱井约30米深,上半部是方形,下半部是圆形,最窄的地方仅有半米多,消防官兵到场时,张振清已经坠井将近1个小时,靠一个医用氧气袋维持呼吸,救援的时间在这个时候直接关系到了张振清的生命。杨伦是执勤中队长助理,又是铁军攻坚组队员,比其他人救援经验丰富,就主动要求下井营救。当他携带救生绳索和安全腰带下到10米深左右的时候,由于井内狭窄,佩戴空气呼吸器无法继续向下深入,杨伦只好放弃这一次下井返回地面,把空气呼吸器换成医用便携式氧气袋后,第二次深入井内。这一次下井,杨伦很顺利地到达了井底。由于开始投放的氧气袋内氧气已经所剩无几,张振清呼吸困难,同时因缺氧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嘴里一直念叨着救救我,救救我。为了暂时缓解眼前的难题、维持张振清的生命,杨伦摘下自己氧气袋的吸管给张振清呼吸,自己则屏住呼吸、解下安全带准备给张振清系上。就在这时候,张振清的情绪开始异常地焦躁,紧紧抱住杨伦不松手,井底狭小的空间让杨伦无法脱身,与张振清的撕扯又加快了他的呼吸,杨伦瞬间出现了呼吸困难、四肢无力等症状。情况的紧急让杨伦来不及多想,马上摇动大绳、向地面的战友发出求救信号,地面的战友们迅速把杨伦往上拉。30米的距离,上拉大约要1分钟,就在这1分钟的时间里,杨伦彻底地失去了意识。“后来在现场视频中看到的自己的反应,根本毫无印象”,杨伦和我说,“要是再晚一会儿,估计我就得搭上”。

    杨伦回到地面后,战友们立即忙活着对他进行施救,供氧、掐人中,杨伦也逐渐恢复意识,大家悬着的心也算是落到了地上。井底缺氧是这次救援中遇到的最大难题,杨伦醒来后的第一反应是建议指挥员向井底送风,加速空气流通。送风后,指挥员准备再派其他战友下井救援的时候,杨伦觉得两次下井都没能把人救上来,是自己的一个耻辱,不能救人就是不称职。况且自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加上熟悉井下的情况,与被困者有过接触,更容易安抚他的情绪,就再三向指挥员请战并第三次下井救人。这一次下井十分顺利,张振清也因为井底氧气充足而十分清醒,配合杨伦做好救援工作并成功获救。

    一条生命又重新返回到了阳光普照的大地,张振清被120救护车送去了医院,一度喧闹的救援现场又回归于平静,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的杨伦和往常的灭火救援战斗没什么不同,与战友们一起整理器材、蹬车收队,等待着下一场战斗的到来。“要是那次回不来,会怎么样?”我问。“有点儿后怕,要是真把自己扔那里了,最对不起我爹妈,还没机会孝敬他们。离家10年了,就回过几次家,等以后转业了,再好好陪他们吧”,杨伦的脸上闪过一丝黯然的表情,不过瞬间恢复了过来,“当兵打仗,谁不得经历次生死?”

    细算起来,杨伦参加过的灭火救援战斗也不在少数,哈同公路特大交通事故救援、五环体育馆火灾、卧虹桥车辆事故救援、增援大兴安岭森林大火、增援伊春乌马河鞭炮厂爆炸事故救援,乃至2012年在集贤县自来水公司办公楼坍塌抢救出2名被压埋群众的生命,杨伦心里有本帐,能多挽救一些生命,也就给自己的人生多增加了一些分量。

    如果只说杨伦在训练、灭火救援中的表现,会不会显得有些单薄?他应该更立体、更丰满。其实,杨伦除了会战斗、会训练之外,过日子同样是一把好手。他在队里负责整个中队的器材保管与维护工作,并担任维修小组组长,是一个真正能过日子、会过日子的人,器材出现了故障他能够处理,队里的水龙头、水管、灯泡等有个毛病他都会维修得很好,电视机、热水器等一些小问题也能够解决。这些年下来,杨伦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坚持每天早晨、晚上查看和检修一次水电设备、逐个楼层查看有无长明灯、长流水、漏电等浪费现象,在他的心里真的把这里当成了家,并且实实在在地为这个家的兴旺而不懈努力付出着。

    杨伦依然踏踏实实地工作着,即便立功受奖,即便被评为“最美消防员”,他还是他,认真地做好每一个训练动作,认真地完成每一次战斗任务,认真地经管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让自己的青春默默但却炽热地燃烧,用热量温暖他人,用光明照亮人间。

 

    作者:黑龙江省公安消防总队政治部组织教育处  关长安  出版诗集《逆·旅》。 



湖北消防网(楚天消防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10011820号

主办:湖北省公安消防总队  湖北消防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官方微信公众号:hbfire
电子邮箱:ctxf@vip.sina.com  消防工程备案咨询电话:027-87269407  网站电话:027-87269416

 

微信扫一扫
关注楚天消防
( 湖北消防 )
获取最新通告

 

微信扫一扫
关注楚天消防
( 湖北消防 )
获取最新通告